年关扫尘家政保洁服务迎来旺季
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8/1/24 14:48:56 阅读:次 【字体:

  年关将近,家政保洁服务又一次迎来旺季。虽说民谚里“掸尘扫房子”要到腊月二十四,但近年来,受诸多因素影响,太原很多家庭的“年关扫尘”活动进入腊月后就开始了。今年过年收拾家会多掏银子吗?用户需求有啥变化?家政服务人员揽活儿容不容易?太原家政行业发展态势如何?记者连日来进行了探访。

  A 相比前两年今年年关保洁价格没涨

  1月22日当天,太原市的最低温度降到-17℃。尽管电动车开得很缓慢,但西北风还是会卷起地上的雪粒,扑打在她们脸上。这样彻骨的寒冷让41岁的李巧兰想起了农村的冬天,“三九四九,冻破碌碡”。

  李巧兰是临汾市洪洞县明姜镇人,两年前跟着爱人王建民来到太原市打工。“啥也干,卖水果、贩菜、当保姆……可惜没挣下啥钱。”李巧兰寻思着,开春后两个孩子的学费还不宽裕,索性跟着爱人和妹妹结成“清洁三人组”,趁着年前“突击上20天,能挣千数块钱。”

  王建民最近在跟着同村老乡修管道打零工,住在小店区。他们三人选择碰头的地点在北张小区门口。

  上午8点40分,冻得缩成一团的王建民带着媳妇和小姨子敲开顾客家门。顾客是一名年轻女士,在开门的瞬间,她盯着王建民脚上的泥,皱了皱眉头。李巧兰注意到了顾客的表情,拽住爱人,在门口使劲跺了跺脚。

  进门后,王建民先到各个房间清点玻璃数。清点完毕后,王建民发现顾客家的玻璃面积比报价时要大,而且厨房玻璃上的油污积累太厚,比较费工。

  “师傅,你这个家起码有130平方米,连擦玻璃带收拾家500块下不来。”王建民跟顾客商量,希望能多加100元。但顾客说,“昨天打电话已经定好价钱了,要加钱我们就不用你们擦了。”

  仨人一合计,500块钱除去中介抽20%,每人能留100多块。“没办法,再返回去找活儿比较费事,已经来了,少就少点吧。”王建民说。

  风太大,当王建民骑在窗框上,用“哥俩好”(一种擦玻璃工具)刚挨住玻璃,就结冰了,在玻璃上留下一道道的冰花。

  “你好,用水擦玻璃会结冰,你给找点白酒吧,我们用酒擦。”跟顾客提要求的时候,王建民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,尽管戴着粗线手套,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没知觉了。

  “其实男人擦玻璃这个活儿,在我们农村人看来,是挺没面子的。”趁着顾客买酒的空当,王建民跟记者聊了起来。依据王建民的感觉,与前两年相比,今年太原市年关保洁的价格并没有涨起来,“去年、前年我跟表哥搭伙干保洁时就是这个价,今年还是。”

  B 从亲力亲为到购买定制服务家政消费经历“三级跳”

  王建民的顾客姓郝,37岁,是一家厂矿医院的护士。在王建民三人组打扫房间的空当,她跟记者讲述了自己家庭年关保洁所经历的“三级跳”。

  郝女士回忆,在20年前,太原市还没有家政服务的概念。每到年关的时候,父母会提前预留好大扫除的时间,“通常是在腊月二十五前后,长辈们说,除尘的谐音是‘除陈’,寓意着除旧迎新的好彩头。”

  那个时候,大扫除的主力是家庭成员,全家老小齐上阵,“我和弟弟擦玻璃,我妈和我姐打扫房子。虽然辛苦点,但大家在一起干活有说有笑,其乐融融。那会儿住的是平房,街坊邻居们有时会互相帮忙,在我印象里,年关大扫除是充满人情味儿和年味儿的一件事。”

  郝女士所讲述的这种场景,在她的家庭中一直延续到了10年前。2006年,郝女士结婚,住进了楼房。爱人长期出差在外地,婚后,年关清扫的任务就落在了郝女士一个人头上。

  在2006年,太原市已经有不少家政公司,结婚头一年,郝女士请了家政公司来打扫家。没想到,却遭到了婆婆的反对。“我妈那代人思想观念比较保守,认为自家人抽空收拾家擦玻璃就行,没有必要浪费钱。”就为这件事,婆媳俩还闹了别扭。“2008年刚进腊月,我妈就给我打电话,说她听邻居们推荐,找了一个擦玻璃的。擦得挺好,还便宜,想推荐给我们家。”郝女士回忆,这几年来,每年年关,亲戚邻居们都会相互推荐擦玻璃的工人。“这种方法省去了家政公司的抽成。”

  但新问题又来了。郝女士认为,现在家政人员的素质普遍不高,缺乏基本的职业素养。就拿进门换鞋这件事来说,“不换拖鞋,起码戴个鞋套吧?你明知天气冷要用白酒擦玻璃,来的时候为何不带?还让顾客外出跑一趟,真的是一点规矩也没有。”郝女士边说边摇头。

  在家庭年终清洁消费这一项,郝女士家从20年前的“零支出”,到雇人一般性打扫,再到近两年需要沙发地毯清洁、油烟机清洗保养……支出费用逐年看涨。从自己亲力亲为到雇工打扫,再到希望得到高品质的定制服务,郝女士家经历着家政消费“三级跳”。

  C 正式家政员工的顾客满意度远高于“游击队”员工

  张晓东,1987年生,吕梁兴县人,大学毕业后进军太原市家政行业,注册了一家家政公司。

  1月22日下午,太原市恒实广场的一家商铺里,张晓东在和员工整理着订单信息。“最近的订单集中在保洁服务上,月嫂、保姆虽然也有需求,但太原作为内陆城市,‘保姆荒’‘用工荒’的程度远不及北上广等一线城市。”

  因为生意火爆,张晓东只能趁回答客户问题的间隙跟记者介绍他的“创业史”。三年前,张晓东大学毕业后和北京的一名合伙人,瞅准了家政行业这块蛋糕,注册了一家小型家政公司。没想到两年后,因为经营不善,公司亏损严重,面临倒闭。

  “最主要的是经营模式问题。”张晓东回忆,在公司经营的前两年,尽管叫“家政公司”,但与市场上绝大多数同行一样,其实就是“中介”。以家政服务业中的保洁员为例,一名保洁员通常在十多家机构登记,谁介绍的活儿好,价格高,就接单。在这种合作模式下,员工与公司是模糊的“合作伙伴”关系,而不是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,更谈不上专业系统的培训。

  按照行规,中介公司会从保洁人员的工时费中,抽取20%—30%不等的管理费。而为了逃避这部分费用,顾客和一些员工之间经常会发生私自订单现象。与此同时,顾客投诉事件不断,张晓东每天必须花费大部分时间做员工和顾客的沟通工作。

  “既然别人觉得‘85后’做家政很新奇,那咱就得做出个新样子来!”2015年,张晓东果断将第一家公司关张,只身去了山东,在一家大型家政培训学校学习了几个月,获得了清洁师的专业证书。随后,他加盟了一家名为“黄马褂曹操到”的全国连锁专业家政公司。

  回到太原后,去青创基地咨询扶持政策,到家政行业协会请教专家……在张晓东看来,现有的家政服务中存在的“中介与游击队”模式矛盾凸显,质优价廉的家政服务,必定是大势所趋。

  1月22日下午3点,两名家政人员来张晓东的公司登记,他们希望尽快求得一份打扫家擦玻璃的工作。根据程序,张晓东对他们进行了技术考核。如果气温降至-20℃,你会用哪种清洁剂擦玻璃;高层转角玻璃的户外清洁,在哪种情况下用安全绳……这些问题,让前来应聘的人一头雾水。在出门时,应聘者摇头对记者说,“太专业了,咱农村人根本不知道这些。”

  尽管这样的要求会流失一部分员工,但张晓东并不觉得遗憾。目前,他已经雇用了数名正式员工,经过系统培训,统一着装,按照规范出工。“受资金限制,现在公司的用工构成是‘员工制’和‘游击队’并存。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对比结果是,正式员工的顾客满意度要远高于‘游击队’员工。”张晓东有一个心愿,希望更多同行能够加入到行业规范、整合的队伍中来,抱团取暖,冲破寒冬,迎接春天。

  根据太原市家政行业协会出具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目前,太原市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的家政服务企业共有1219家,但实际存在的家政中介有3000家左右,具有市场盈利能力的有300余家,经营状况相对较好的有90家左右,家政从业人员达8万人左右。这些家政从业人员以青壮年女性为主,多是山西省农村剩余劳动力以及地市破产国企职工、企业下岗女工,文化水平偏低。

  “在所有使用保姆、保洁的客户家中,发生丢东西事件的概率高达5%。服务人员素质无法满足居民需求,而现有的上岗培训内容、培训时长、师资配备、培训场地等均严重滞后,这些问题令我们非常担忧。”太原市家政协会会长宋卫军接受采访时表示,规范发展是第一位的,家政行业要建立标准体系建设,让从业人员都熟悉标准,让客户知道标准;对企业来说,要实行员工制,加强对从业人员的专业培训和严格管理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22 重庆巧丰保洁服务有限公司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渝ICP备13001622号-1
联系人:沈洁 电话:023-68919895 地址:重庆市大渡口区香港城2-7-2号 网站地图